敖灵.

Take me to neverland , Pater Pan.

今天鑫逸女孩过年啦~

天知道我看到那两张图有多激动(ಥ_ಥ)

我差点以为我这辈子看不到他们同框了(ノಥ益ಥ)

幸福来得太突然




悄咪咪讲一句

这么好的日子都没人写文吗?

今天好吗?

过敏应该好了吧?

一定要记得有时间去剪头发哦,真的很长了。

我真的很想你。

我非常非常想念苞谷先生。

所以,你回来好不好?

你要相信,不管发生了什么,一切都会好的。你依然是最好的敖子逸。

我的敖子逸,是特别特别好看的小男孩,从小到大都是。

我家的电视有腾讯VIP可以看念念(ಡωಡ) 啊哈哈哈哈哈✺◟(∗❛ัᴗ❛ั∗)◞✺羡不羡慕?嫉不嫉妒?

程子呀.:

考完了……
自我感觉有点差(ಥ_ಥ) 
看到育才小姐姐发的鑫逸艺考的照片了,同款衣裤鞋,看样子有点像双人舞??????
对比起其他项目播音主持的人真的算少了_(:зゝ∠)_
明天还要去考钢琴・_・


啊哈哈我的意林一个星期就到了✪ω✪

还顺便买了老丁的(ಡωಡ)

圆了我的桃娜梦

29二九:

/🈲禁二改商用二轉 /

爱了爱了

29二九:

/ ooc / 勿上升真人 / 🈲禁二改商用二轉 /

晚安 是的各位 晚上就是我搞事情的時候

雖然常常覺得11就是傻白甜 但是這嬉皮強強還是好吃的(貌似是沒有強強不好吃

我平行世界裡的11就是直男癌比較嚴重而已

然後智力武力都鬥不過我們大橙子美攻大人而已(表打我

甜甜DER歪歪+解鎖了一個想画的姿勢

【鑫逸鑫】我大概是个假的陈小明

有点心疼又有点想笑。。。

托特嘎:



一直觉得我们炸鸡块先生是个非常有趣而且有魅力的人。


别较真,别上升。



——————————————



*
我是陈泗旭。


一个爱音乐的人。


现在的十个人中,我是见证丁程鑫和敖子逸狼狈为奸最久的人。



*
可能是因为我自带的大佬气势太过强大,这两个人对我基本造成不了什么伤害。


无论是语言还是肢体上。


在语言上,我可是连亲弟弟都不放过,分分钟给怼到哭的人。


他们轻易不会给我张嘴的机会。


往往都是敖子逸刚皮完我一句,我还没想好怎么回答,他就被丁程鑫捂着耳朵带走了。


偶尔被我在节目上怼到说不出话,也只能愤愤地瞪我一眼,然后委屈唧唧地找对方顺毛。



*
但刘耀文就比较惨了,虽然我和他都看熊出没,都知道吉吉国王的存在,可我们的思想深度真的不太一样。


比如我就不会和敖子逸争论一个食材到底是叫红辣椒还是甜椒。


尤其是在丁程鑫就坐在旁边暗中观察的情况下。


那次,我亲眼见证了,小学生在感受到来自斜对角老大的凝视以及张口暗示下,一秒改口同意敖子逸的说法,并附赠了一个谄媚的眼神。


幺儿的求知欲让他据理力争,求生欲让他立马改口。



*
事后,刘耀文还特地来请教我怎么样才可以像我一样优秀。


甚至给我捏肩捶腿了好几天。


全然不记得我曾经在电梯里倡议:“我们来个暴打小学生吧!”


哎,小孩子记吃不记打,真好。



*
在肢体上,我的运动细胞和体育委员张真源相差无几,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就混到了团欺的位置。


偶尔,还要我把手从兜里拿出来帮他挽回局面,很冷的。


最主要的是,我这个人表达喜爱的方式比较独特,我喜欢从后面把人拦腰抱起再摔下去。


可想而知,我要是表达愤怒的话,就更有趣了。



*
上次敖子逸在网上看见粉丝说,要工作人员把我全身上下的衣服口袋都缝起来。


他竟然在录制梦游记的时候真的伙同丁程鑫打算实施,趁我去表演独唱的时候,到处找针线想把我要穿的熊猫睡衣的口袋都缝上。


最终还是被我在服装间发现,我刚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这两人就手牵着手一起跑路了。


皮这一下你们很开心?



*
不过,他们两应该只会在面对我的时候跑路,对于别人他们一向都是秉持着:皮这一下我们很开心,而且我们等下还会更皮。


具体体现在他们对待马嘉祺的时候。


梦游记录制后台,丁程鑫、马嘉祺、贺峻霖、刘耀文正在排练四人舞,敖子逸换上龙猫睡衣以后就是闲不住,跑去丁程鑫那里闹。


悄咪咪一脚踹上丁程鑫的屁股,在丁程鑫回头后,马上秒怂,缩着脖子说:“对不起,我以为你是小马哥!”


你可得了吧,你走之前明明就和我说,你要去找丁程鑫让他看看你的龙猫睡衣。


就几步路你就变卦要找小马哥了?



*
然后丁程鑫就为大家表演了一下如何一秒制服皮皮敖。


但我觉得,丁程鑫不是因为敖子逸踹他屁股才上手的。


而是因为敖子逸竟然说把他认成了小马哥,这能忍?


马嘉祺也是配合,先看了会戏,然后帮忙把敖子逸护到身后,嘴上还说着:“你就不会先喊一声吗?”


怎么,让他先喊一声,你是要准备好撅着屁股给他踹吗?


面对他们俩,你已经一点反抗的欲望都没有了吗?



*
马嘉祺刚保护完敖子逸,就被他告知等下要穿粉红色的兔子。


丁程鑫上一秒还在拽敖龙猫的尾巴,下一秒就和他统一战线一起嘲笑小马哥。


可最后小马哥在一系列斗争后穿上了奶牛装,倒是丁程鑫穿上了粉色的小恐龙。


因为他以为这是敖子逸第一次录快问快答的时候穿的。


我最后也没忍心告诉他们,敖子逸当时穿的是粉色的独角兽。


所以,丁程鑫说自己记忆力不太好是真的,但关于敖子逸的事情,他都有在努力地去记,有些细节也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
好好说的话,他们俩对我一直都挺好的。


丁程鑫总是在一片吵闹声中,注意到我轻声夹杂在其中的话语,然后给予我回应。


也总是毫不吝啬对于我的夸奖,甚至在我生日当天为我单独发了祝福微博艾特了我。


这可是连敖子逸都没有的待遇,搞得敖子逸当天就拽着丁程鑫来我面前对质,问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特殊交易,不然为什么只给我发不给他发。


呵,难道人人都要像你去年一样高调地告诉所有人你们俩去过双人生日了吗?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敖子逸总是在机场把我护在身边,在人流中紧紧揽着我的肩膀,强迫我听他说一些他觉得很好笑的段子。


梦游记录制时,我出了一些状况,也是他留到最后陪我录完一起回酒店。


偶尔其他人都去路演了,就剩我和他在酒店里,可能吃吃夜宵或者聊聊天,更多时候是两个人一起安静地待着,我很喜欢这种相处模式。


广州路演那次,丁程鑫也没去,和我还有敖子逸一起待在车上。


我们没有在斗地主。


我一个人在后面单排王者荣耀,他们俩在前排干什么我没注意。



*
人总会有一瞬间,突然意识到自己应该要成长了。


这往往比成长本身还要令人痛苦。


我见证了他们俩的成长。


他们俩一起陪伴我成长。


在《EASY》杂志的采访中,我被问到最会照顾人的成员是谁?


我的回答是:丁程鑫、敖子逸。


两者,缺一不可。



*
我在《第二人生》里本色出演了伍扬这个角色,坊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世上的事只分两种,伍总愿意做的事和伍总懒得管的事。


说真的,除了音乐以外能让我在意的事情很少。


他们俩,是在前者范围之内的。



*
虽然我很感激他们对我的照顾,但这不代表我就可以接受他们俩在我面前肆无忌惮地翻看他们双人的饭拍照片。


还要把每一张里面双手插兜在一旁围观的我圈出来。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们每次互动,我都正好在旁边。


你们感受不到我眼神里的疲惫吗?


我这双眼,真的是见证太多了。


早晚有人收拾你们。



我大概是个假的陈小明。



——————END——————